抖音新上热文司尧祁柔(祁念司尧)-抖音热推小说祁柔司尧祁念司尧全文免费无弹窗阅读

热门小说《祁念司尧》是作者“司尧”所著。小说精彩内容概括:司尧知道我醒了,深呼吸了好几次,最终还是我先开口:「医生说一周就可以出院,我没事。」司尧抓着我的被角,冰冷指尖微微地发颤。「我不是这个意思。祁念我错了!「我是讨厌你抢了情蛊,可我没想你死,我以为你能跟在后面跑出来!「你走了……谁给我讲物理?我还不知道日落有多远,我满屋子的蛊书给谁研究,我还有好多话对…

祁念司尧

司尧祁柔现代言情祁念司尧》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,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,作者“司尧”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,梗概:司尧找上门时,手里提着姐姐爱吃的桃子、杏,还有姐姐爱喝的梅子酒,让姐姐笑得合不拢嘴我就是空气,司尧的目光自始至终都在姐姐身上「雨季在山里不太安全,暑假也快结束了,我打算这几天带念念回B市」听到这话时,司尧下意识地攥紧了双手可挽留的话还没说,变故陡生!远处传来隆隆轰鸣,视野里的一切开始缓慢地倾斜,巨大裂缝从脚下的土地生长,在中间,将我和司尧隔开两半「紧急疏散——」уž寨子的广播里传来刺耳尖……

阅读最新章节

入夜,弯月在窗边悬着,偶尔有几声清脆的虫鸣。
司尧躲着那几缕月光,无声无息地出现在病床前。
我动了动手腕,上面不知何时多了一串木珠。
应该是妈妈戴上的,她最信这些。
司尧知道我醒了,深呼吸了好几次,最终还是我先开口:
「医生说一周就可以出院,我没事。」
司尧抓着我的被角,冰冷指尖微微地发颤。
「我不是这个意思。祁念我错了!
「我是讨厌你抢了情蛊,可我没想你死,我以为你能跟在后面跑出来!
「你走了……谁给我讲物理?我还不知道日落有多远,我满屋子的蛊书给谁研究,我还有好多话对你说!
「我想明白了,我对你姐姐一直是感激,她救过我那种感激!不是爱!我们的情蛊,情蛊要是不解也行,我慢慢地喜欢你——」
「司尧。」
我平静地打断了他。
「你别想太多。
「错的是我,这是我应得的。我当时好奇那坛酒的味道你知道吗?要是他十八岁,他酿的酒是什么味道,所以我才去偷喝,像我偷偷地把你当代餐一样。我不知道那里面下了情蛊。」
司尧忽然定住,紧接着呼吸乱了几拍。
「情蛊无解,你把我当姐姐的替代品,可我也动机不纯。遇到危险,谁都会下意识地保护重要的人,你救不下两个,这不是你的错。」
「祁念求你别说这种话,你发脾气吧!你骂我?」
司尧带着几分不可置信的颤抖,抓起我的手紧紧地按在他胸口上,用力到好像要把一颗真心剖出来给我看。
我淡淡地笑了:「没必要呀,你是我什么人?
「你没发现情蛊解了吗,以后我们不用捆绑了,是好事呀!」
司尧彻底地呆住,他试探着跨进一步,高挺的鼻梁差点撞上我的脸。
可我们挨得那么近,彼此炽热的呼吸交融,却再没有那种脸红心跳的感觉了。
很久很久之后,司尧闭了闭眼,露出一个疲倦又释然的苦笑。
「他是谁啊,你爱的是什么人?」
「读少年班的物理天才,天体物理…….意外地走的。
「司尧你知道吗?他死在十八岁前一天,我连第一封情书都没送出去,所以后来,我把信给你了,我想找他的影子。
「结果你说那张纸很漂亮,拿去给姐姐叠千纸鹤了。
「所以说嘛,你们除了样子有点像,完全不一样的,哈哈哈哈。」
九月新生入学,在学校最大的海报上,我看见了商砚池的照片。
眉目俊秀的少年穿着漂亮学士服,站在一排中年院士的最前面,乖巧地捧着实验资料。
他很温柔,他会耐心地给我讲物理题,讲很多知识,讲宇宙有九万公里高,讲天体物理是什么。
他是年纪最小的,可他在光谱预测研究领域的成就足以震撼全世界。
他是我爱的人,也是我的理想。
「下面有请新生代表,史学系司尧致辞。」
开学典礼上司尧的出现,立刻吸引了全场目光。
他穿着熨烫笔挺的黑色西装,短发下一张清俊如谪仙的脸,气质干净恣意。
很违和的是,他两只手破破烂烂的,那么修长又骨节分明的一双手,十根手指的指甲只剩下血窟窿,触目惊心。
他知道我在看。
他讲的主题是爱,大屏幕上出现了我老家院子的照片。
曾经坍塌成废墟的房子,被他一砖一瓦歪歪扭扭地垒起来,门的位置放上我最喜欢的小雏菊花环,还有堆成小山的罐头,摆在曾经狗窝的位置。
我懵懵地看着,视野里忽然模糊起来,心口酸胀的感觉迫不及待找地一个出口宣泄,于是泪水翻滚着坠落。
「是一个人,教会我什么是爱。」
司尧深情的目光缓缓地落在我身上。
那一刻,我什么都听不见了,我颤抖着,抓住了面前男生的衣角。
「怎么了同学?」
他回头时,是一张和商砚池一模一样的脸。
9
他叫姜宋,读美术系。
我不会再找任何替身,可他追着要和我做朋友。
他读大二,他不是单身,他不喜欢物理。
他说我长得可爱,让他心动,然后突然牵住了我的手,掀我的裙子:
「你真纯,还没谈过恋爱吧?可以让哥哥亲一下吗?」
我二话没说扇了他几巴掌,愤怒地离开。
疯了,他真是疯了!
第二天,姜宋的照片在学校炸开了锅。
他痛苦地趴在急诊室,两只手臂肿成了青紫色,深黑血管扭曲着,散发出恶臭!
连医院也查不出来问题,这哥们被诅咒了吧?
所有人都被照片吓住了,我却下意识地想到了司尧。
科学查不到的东西,难道是他下蛊?ӯƵ
一股莫名的心慌让我不敢继续看,匆匆地跑去实验室。
那晚离开时,整栋实验楼的灯莫名其妙地坏了,走进楼梯间的一刹那,耳边传来苗铃摆荡的脆响。
「唔唔!」
我被一个身影重重地扑到墙上,挥起的手臂被男人单手攥住,挣扎间,司尧沙哑的声音头顶传来:
「他还碰你哪儿了?」
我害怕到全身颤抖,司尧却轻轻地抚摸起了我通红的眼尾,黑眸里闪烁着偏执爱意。
「你不说,我就一点一点地折磨他。商砚池都没牵过你的手,他凭什么啊?
「说起来我真好奇,我算了商砚池的生卒所有事,你们竟然连手都没牵过,这叫谈恋爱吗?

小说《祁念司尧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点击阅读全文

上一篇 2023年7月9日 pm10:50
下一篇 2023年7月9日 pm10:52